为获美国信任是否考虑加入外籍董事?华为这样说

0
  • 易信

  • 微信

  • QQ空间

  • 微博

  • 更多

(原标题:为获美国信任是否考虑加入外籍董事?华为说...)

观察者网讯 3月29日,华为在深圳总部发布2018年财报,华为销售收入首破千亿美元,达1,052亿美元(约合7,212亿元人民币),同比增长19.5%;净利润593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25.1%。

据华尔街见闻旗下“全天候科技”3月29日报道,在媒体提问环节,有外媒提出美国政府打压华为一事,询问华为是否考虑搬迁总部或调整董事会,如“加入非中国籍成员”,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从三方面回答了提问。

3月29日,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(图源:视觉中国)

媒体提问称,美国政府其实是不信任中国政府。如果面对美国这样的打压,华为有没有考虑搬离总部或董事会成员进行调整,加入非中国籍的成员?

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表示,你的问题其实是三个部分:

第一,谁拥有华为,这个问题刚刚说了。如果我们做任何不当的间谍活动导致公司陷于崩溃性风险,这是挑战了华为管理层的基本能力和常识。

第二,谁控制华为?由9万多员工股东到115位持股代表,17位董事,7位常务董事再到轮值CEO,谁控制华为,这也是非常清楚的。所有华为董事和管理层都是早年加入华为,随着华为一起成长。这点以美国全球情报能力,(看清这点)这对他们来说不是问题。

第三,华为在各地是受欢迎的,我们促进税收、解决就业、提高产业发展,提供了很多的慈善活动,这是世界需要的企业。还是这句话,就因为我们是中国公司,我们在这个领域内领先了,就一定是获取了政府的支持。如果只是靠个背景就能成功,那中国能成功的公司多了去了。这是一个互联网的时代,不仅是中国,明年也许是印度呢,也许是波兰呢,不仅仅是美国公司,还有其他公司需要成功。

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则指出:作为一个商业公司,我们知道,这是一个常识,安装后门,替一个国家收集情报就等于自杀。我们没有这个动力去自杀。相信中国也希望华为能够持续纳税、增加就业、提升产业发展,而不是用华为作为一个工具去攻击其他国家。华为的配合,是在法律限制范围内配合,而不是超出法律范围去攻击别人、收集情报的配合。

华为董秘回应,如果有谁做了这个决定,持股人代表会也会阻止这个决定。

(图源:华为官网)

据观察者网29日午间报道,3月29日,百分百员工持股的华为公司,亮出了2018年的成绩单。

查询华为最新发布的年报发现,该公司去年的销售收入首次突破千亿美元,达1,052亿美元(约合7,212亿元人民币),同比增长19.5%;净利润593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25.1%。

华为2018年的营收,已经接近微软的1,104亿美元,而苹果、亚马逊、谷歌去年的营收分别为2,656亿、2,329亿、1,368亿美元。

华为收入数据(图源:华尔街见闻 下同)

华为区域数据

华为区域数据

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介绍称,“消费者业务去年第一次超过运营商业务,成为三个BG中收入最高的业务,并没有说它是最挣钱的。”

同时郭平预计,华为2019年收入仍有双位数增长,“2019年头两个月,我们的收入增长超过了30%,在三个业务都有了两位数的成长。我们预测今年随着运营商5G驱动投资的恢复、全球行业数字化的机会以及消费者业务的需求,仍然会有两位数的增长。

在媒体提问环节,郭平透露,华为计划投资20亿美元,并在未来五年内实现安全能力的提升,建立起网络安全新标杆,“这两年所有的重大网络安全事故,没有一件和华为有关。”

被问及如果美国像对中兴一样对华为实行禁令,华为会如何应对时,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表示,华为在所有经营国家遵守相关法律,我们没有看到美国对我们施加行政制裁的理由。华为坚持开放态度,与相关立法、行政保持沟通,配合他们的调查。

对于此前媒体关心的华为是否会向政府提供隐私数据的问题,华为高级副总裁陈黎芳明确表示,“任何政府、任何组织向华为提出搜集他人信息,我们都是不予配合的。”

同时,华为对上市问题做出了直接回应。“华为的股权结构很清楚,100%的股权由员工持有,没有任何第三方股权、没有任何组织持有华为股份。公司目前没有上市计划。” 宋柳平说。

(以下是华为年报发布会文字直播,按时间倒序,转自“全天候科技”)

12:01

问:美国政府其实是不信任中国政府。如果面对美国这样的打压,华为有没有考虑搬离总部或董事会成员进行调整,加入非中国籍的成员?

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:你的问题其实是三个部分:第一,谁拥有华为,这个问题刚刚说了。如果我们做任何不当的间谍活动导致公司陷于崩溃性风险,这是挑战了华为管理层的基本能力和常识。第二,谁控制华为?由9万多员工股东到115位持股代表,17位董事,7位常务董事再到轮值CEO,谁控制华为,这也是非常清楚的。所有华为董事和管理层都是早年加入华为,随着华为一起成长。这点以美国全球情报能力,(看清这点)这对他们来说不是问题。第三,华为在各地是受欢迎的,我们促进税收、解决就业、提高产业发展,提供了很多的慈善活动,这是世界需要的企业。还是这句话,就因为我们是中国公司,我们在这个领域内领先了,就一定是获取了政府的支持。如果只是靠个背景就能成功,那中国能成功的公司多了去了。这是一个互联网的时代,不仅是中国,明年也许是印度呢,也许是波兰呢,不仅仅是美国公司,还有其他公司需要成功。

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:作为一个商业公司,我们知道,这是一个常识,安装后门,替一个国家收集情报就等于自杀。我们没有这个动力去自杀。相信中国也希望华为能够持续纳税、增加就业、提升产业发展,而不是用华为作为一个工具去攻击其他国家。华为的配合,是在法律限制范围内配合,而不是超出法律范围去攻击别人、收集情报的配合。

华为董秘:如果有谁做了这个决定,持股人代表会也会阻止这个决定。

11:47

问:运营商业务是否将达到天花板?5G出货量是否有预期?

郭平:消费者业务去年第一次超过运营商业务,成为三个BG中收入最高的业务,并没有说它是最挣钱的。我们不认为运营商BG达到了天花板,5G打开了无穷的可能性,像100年前的电一样,我们的电信ICT行业也面临这样一个机会。这个领域内,华为要和广大全球伙伴创新合作,在新一轮竞争中保持和扩大优势。简单来说,就是用ICT技术赋能各行各业,华为作为一个平台,每个参与者都能在自己的领域获得成功。

11:43

华为董秘:截至去年,华为96768员工持股,全部是华为现员工,和曾经的员工。

郭平:美国的问题,不是因为华为在哪里,而是因为华为是华为,这些问题不会因为上市而得到解决。华为有9万多员工股东,没有一个完善的管理系统是不可能运作的。呼吁媒体研究一下华为的高科技创富模式,说不定能拿个博士论文。华为没有大股东,靠着累积成千上万的优秀头脑,进入一个高科技领域,并且取得了成功。这个案例,可能和传统由大股东控制的资本模式有很大不同。对未来的商业模式、公司治理模式、创富模式,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。不要因为竞争不过华为,就给华为抹黑,背景可以无处不在,这世界上最大的背景是美国背景,竟然还竞争不过华为,这是什么样的心理,希望美国政府调一调。

11:35

问:华为有没有考虑上市?

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:华为的股权结构很清楚,100%的股权由员工持有,没有任何第三方股权、没有任何组织持有华为股份。华为目前没有上市计划。

11:32

郭平:ICT行业是全球高度合作的领域,我们一起合作打造竞争力,我开车的时候车上还有个备胎,万亿车爆了我的车还能行驶。2011年还是2012年任总做了一个内部讲话,华为有一个备胎计划。华为期待和全球合作伙伴保持合作,如果是胎破了,我们还有备胎。面对极端事件,华为还有信心保障业务的连续性。至于华为的软件可信开发,主要不是应对监管机构的要求,而是出于我们的责任和纷繁复杂的环境,把安全隐私保护至于商业之前。具体的话,我们打开前门,让专业机构可审视我们的源代码,并且是可核查的安全保障。据我所知在全世界这个事前无古人,你也能理解英国监管机构所说的,对华为最强硬、最严格的要求是什么。也希望其他伙伴努力跟上,别离我们太远。

11:24

问:华为表示过不会向中国政府提供隐私数据,如果政府索要这个信息的话,华为会怎么做?

华为高级副总裁陈黎芳:我们再次澄清,任何政府、任何组织向华为提出搜集他人信息,我们都是不予配合的。我非常理解大家的担忧,中国政府的多位领导人已经分别澄清,中国没有法律要求企业安装后门,搜集信息。华为拒绝中国政府提出这样的要求的话是合理的,中国法律规定,法律无文则无罪,华为做出这样的承诺是有保障的。

11:19

问:面向企业业务,BAT都在发力,华为怎么看企业级业务?

郭平:企业级业务,华为取得了一定的成绩,也有很大的差异化。对未来来说,云化、智能化、数字化、产生了巨大空间,华为相信能提供竞争性的方案。

11:16

问:运营商出于美国压力,不应用华为设备,华为内部有没有什么应对?

郭平:美国政府所采取的行动,我们都很清楚了。像我们中国人说的,吃相完全都不管了,我也很为这些绅士们感到遗憾。他们的这些行动,使得我们需要更多的沟通,去获得他们的信任。结果你们也看到了,全世界的公司基于自身的利益、基于标准和事实作出了利于自己的判断。对于华为来说,要做自己最大的努力,让选择华为的客户在自己的竞争领域获取优势。

11:12

问:你提到了大公司病的问题,许多大公司都对中层员工进行了调整,华为是否也会这样做?

郭平:堡垒容易从内部攻破,更容易从外部加强,感谢外部压力让华为激发起来了,这种动力华为会很好的应用。很高兴看到过去两个月华为有30%以上的增长,我们有了神助攻,使公司保持活力。这种不公平、不公正的压力,将会使得我们更坚强。

11:09

问:华为起诉美国政府有何进展?是否担心双方关系会进一步恶化?

宋柳平:我们起诉美国,是基于美国国防授权法案的889条明确提出把华为排除在外,这是违反美国宪法的。我们要求法庭通过公证审理,移除这条违法宪法的法律,对一家公司实施制裁的方式,不是基于事实和证据,而是政治原因,我们相信美国法庭会对案件给出公正审判,当前没有新的进展。

11:01

问:关于未来海外收入占比,去年低于49%, 2019年是否会降低?华为增加了库存,是出于美国可能制裁华为的考虑吗?

郭平:海外方面,选择我们的客户和国家还是在不断发展的,今年1-2月我们在海外收入有不错的增长,相信全年还会有这样的势头。至于库存问题,华为的现金流2018年比2017年有所降低,但是利润兑现率超过100%,还是健康的数据。适当加大库存,应对不确定事件,是现金流有所降低的原因,但是请注意,我们现金流还是非常健康的数据。

10:56

问:任正非说对2019年的增长预期不太乐观?

郭平:华为是一个还没上市的公司,活的健康是最重要的,至于哪一个财务数据不是华为追逐的核心。为客户创造价值,是华为生存和发展的理由,我们看到客户发展和数字化的诉求,华为提供有竞争力的产品和服务,相信增长是华为努力的结果,而不是目标。

10:53

问:华为今年业务发展的情况,和去年相比会怎么样?华为2019年的预期,和2018年相比会不会放缓?

郭平:2019年头两个月,我们的收入增长超过了30%,在三个业务都有了两位数的成长。我们预测今年随着运营商5G驱动投资的恢复、全球行业数字化的机会以及消费者业务的需求,我们今年仍然会有两位数的增长。华为是个以客户为中心的公司,我们希望合作伙伴能在商业上获得成功,华为会在上面付出努力。

10:51

问:特朗普说要赶快发展6G,华为怎么理解特朗普的想法?

郭平:5G相比4G,在更大连接数、更小的时延,使得现有的人跟人的连接有了革命性的进步,就像100年前的电力。5G为打开了可能性,至于5G什么时候发展到6G,我想让我们的技术专家来给出答案,而不是政治家。

10:48

问:英国多次指出华为存在安全缺陷,华为在英国网络的存在是否会带来风险?

郭平:华为产品没有任何后门,同时华为打开了后门,进行了源代码测试。OB报告显示,英国网络没有比去年更脆弱。针对英国给我们提出的更高的要求,去年华为董事会决定,投资20亿美元进行改善,建立安全标杆。我们会和各方合作,使得产品质量、安全更大提升,希望共同提升行业水平。我们已经完成了可信产品开发的高阶设计,相信5年后华为会建立起可信、安全新的标杆。我也相信随着时间进展,英国合作伙伴机构也会越来越有信心。

10:46

问:怎么看到消费者业务第一次成为第一大营收来源?

郭平:非常高兴看到,消费者业务和企业级业务都有了增长,消费者业务的增长来源于我们的出发点是为消费者提供价值。我们也高兴的看到,在海外业务,华为消费者业务也有所增长,我们相信未来会有更大的机会。

10:41

问:利润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是什么?

华为集团财经副CFO史延丽:从数据上看,对于2017年是有一定增长的。面向2019,公司基本原则,坚持把10%以上收入投入面向未来的研发,会坚定不移的坚持下去。

10:39

问:美国如果像对中兴一样对华为实行禁令,会如何应对?

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:华为在所有经营国家遵守相关法律,我们没有看到美国对我们施加行政制裁的理由。华为坚持开放态度,与相关立法、行政保持沟通,配合他们的调查。

郭平:华为过去30年持续深入投资,相信对华为的全球供应是有帮助的,我也相信全球的供应伙伴,包括美国公司,将得益于与华为的采购和合作。

10:37

问:运营商业务和去年比较持平,但是华为去年获得了最多的5G订单,为什么?

郭平:全球的电信投资,大致上比较平稳,但是受周期性影响,以人民币统计的话是-1.3%,美元计算的话是0.2%的增长。这个数据在管理层预期之内。2018年的环境是,4G的大规模建设大致完成,5G刚刚开始。2019年全球大规模的5G建设后,相信华为会迎来运营商业务的恢复和增长。4G以前基本解决了人与人之间的沟通,5G将展现人与物、物与物之间的连接,我们相信,华为作为全球连接做的最好的公司,会受益于此增长。

10:25

郭平:这两年所有的重大网络安全事故,没有一件和华为有关。过去30年的实践显示,华为有最好的安全记录。在过去多年里,英国、美国、芬兰等专业评测机构对华为产品做了严格测试,权威测试结果里,12项能力里,9项达到了最高级,3项高于平均水平。我们接受了最严苛、最强硬的测试,我们率先在全世界承诺,不仅要结果的安全可信,而且要过程的安全可信。华为计划投资20亿美元,在未来五年内实现安全能力的提升,希望建立网络安全新标杆。华为计划投资20亿美元,在未来五年内实现安全能力的提升,希望建立网络安全新标杆。

10:23

华为在四大主要市场均录得15%以上的营收增长。中国市场营收贡献比达到51.6%,连续第二年贡献超过50%的营收。

10:18

华为手机业务首次成为集团第一大营收来源,消费者业务首次成为华为第一大营收支柱。

具体业务而言,运营商业务上,销售收入2940亿元,同比下滑1.3%;企业业务上,销售收入744亿元,同比增长23.8%;消费者业务上,销售收入3489亿元,同比增长45.1%,占总营收48.4%;云业务上,上线超过160个云服务和140个解决方案,与伙伴在全球23个地理区域运营40个可用区,全球发展合作伙伴超过6000家,AI服务在10大行业超过200个项目进行探索。

10:17

郭平: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,但是也最容易从外部加强。未来华为将努力排除外部干扰,改进内部管理,坚持合规经营,确保业务连续和健康发展。



10:16

华为在中国,欧盟,非洲,中东,亚太,美国业务均稳定增长。

10:15

华为消费者和企业业务增长迅速,持有人数因为研发周期略有下降。

10:14

2018年,华为实现全球销售收入7212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19.5%;净利润593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25.1%。2018年华为研发费用达1015亿元人民币,投入占比销售收入14.1%,位列欧盟发布的2018年工业研发投资排名第五位。华为近十年投入研发费用总计超过4800亿元人民币。